网站首页     · 设为首页   · 收藏本页 · 联系我们
首页>>中国法律实施>>文章正文

【专家发言】卓泽渊:依法执政是法律实施的重要标志

字体大小: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-02-15  来源:中国行为法学会  点击:1189

卓泽渊:依法执政是法律实施的重要标志

 

各位领导、同志们,早上好,今天我在这里要给同志们汇报的发言是“依法执政是法律实施的重要标志”。当我们谈到法律实施,我们就会想到法律实施有一种独特的实施方式,这种独特的实施方式是什么?依法执政。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一个基本观点,依法执政是法律实施的独特方式,它为什么独特?在我们传统的法理学上讲,法律实施无非是两种方式:一种实施是法律适用,法律适用就是指的国家机关将法律运用于具体的案件、具体的人、具体的事项、具体的主体,它常常是指行政机关、司法机关办理案件的活动法律适用。依法执政不属于法律适用范围,它们的主体不一样,职能也不一样。

法律实施第二种方式是什么?法律遵守。法律遵守就是社会组织、国家机关、全体公民、社会公众依法办事服从法律,你想想依法执政会是这种情形吗?我们自己的守法行为严格地说是很消极状态的,不直接作用于国家权力机关,不会对社会产生多少深刻的影响。但是依法执政它会直接作用于国家公权,会对治国理政产生深刻影响,所以你说它不是守法又是守法,是守法它还不是守法。它是什么?它不是法律适用,它不是严格的法律遵守,但是它是法律实施。许多法律就是通过依法执政实现的,所以说它是法律实施的一种独特形式,这是我讲的第一点。

第二点是依法执政是法律实施的政治标志,依法执政是属于政治还是属于法治?我们的回答是它既是政治又是法治,它是法治更是政治。今年的世界热闹得要死,应该说过去的一年世界是风云激荡,朴瑾惠的事件给我们增添了乐趣,特朗普更是一个喜剧演员,特朗普的上台,全世界人民充满着不安,中国也充满了不安。美国人比我们更不安,这家伙上台到底是什么样的后果?不得而知。真有那么恐慌吗?大可不必,特朗普他疯了,他敢疯,他即便疯了又怎么样?美国国会不会疯,美国的一个院疯了另外一个不会疯,众议院疯了参议院不会疯,数百个议员都疯了,可想象吗?如果都疯了,美国的最高法院不会疯。你想一想,如果他们都发疯了,那太离谱了吧?但是美国的人民不会疯。所有的一切来自于什么?美国有一个资本主义的法治,法治这一套都是权力制度和程序。国会要不要弹劾你?或者罢免你,总统有所不对一旦有所起诉法院要审判你,法院依然可以宣告你有罪,依然可以让你坐牢,美国历史上接受审判的不是还有尼克松,还有克林顿吗?同志们说,究竟依法执政是法治还是政治,它是法治,更是政治,它是法律实施的政治标志。

依法执政有什么要求?我理解两个方面。第一依法执政是指执政党的执政权依法获得,执政权依法行使,执政的后果依法承担,这是第一个层面。你怎么得到权的,怎么用权的,用权的后果都得自己一肩扛。其实这只是一个方面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方面,执政党的每个组织和党员,尤其是政治家、政治领袖,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活动。人们说这是法治标准?这是政治标准。这是我讲的第二点。

我要汇报的第三点想法是依法执政是法律实施的法治标志,我第二点讲政治标志,第三点讲法治标志。什么叫法治?约束权力,约束公权,权力在法律范围内行使,这就是法治。权是什么?三权,立法权、行政权、司法权,在这里我跟大家说这三权太落后了,现在中国全世界的政治舞台权力不是三权,是四权,所以十年前我在写我的《法政治学》的时候,我对国家权力就分为四权,不是三权。立法权、司法权、行政权,不要忘记了一个重大的权力,执政权,大家想一想。

同志们说卓老师你太胆子大了嘛,三权是孟德斯鸠提出来的,老孟多智慧,全世界著名的大政治学家、法学家。但是必须明白孟德斯鸠出生于1689年,他去世于1755年,其实他出生前英国的第一个政党托利党、辉格党,两个政党刚刚出生,英国都还没有建立起政党制度,他死了英国的政党政治都还未建立起来。美国是在他去世后40年才有了政党政治。同志们想一想,这时候的孟德斯鸠他能预见到有一个执政党权出现?很难预见到执政党会有一个执政权,执政权会是一个超乎立法权、行政权、司法权并与之并立的国家公权。

所以今天讲三权分立实在有些落后,我以为我的《法政治学》在2004年出版的,在今天看来它一直把国家权力分为四个:立法、司法、行政和执政。因此,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说明,作为执政权的国家公权,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行使,作为法治标志之一,就是依法执政,谢谢大家。